联系我们   Contact
你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新闻

去年缺口3187亿 收费公路欠债达4.45万亿

2016-9-21 14:45:52      点击:

  截至2015年底,全国收费公路里程16.44万公里(不含已取消收费公路),占公路总里程的3.6%。2015年,全国收费公路通行费收入4097.8亿元,支出7285.1亿元,收支缺口3187.3亿元,全国收费公路的债务余额增至44493.7亿元。


  ◎每经记者 李彪


  9月20日,交通部发布《2015年全国收费公路统计公报》(以下简称《公报》),截至2015年底,全国收费公路里程16.44万公里(不含已取消收费公路),占公路总里程的3.6%。2015年,全国收费公路通行费收入4097.8亿元,支出7285.1亿元,收支缺口3187.3亿元,全国收费公路的债务余额增至44493.7亿元。


  对此,北京交通大学教授赵坚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称,收费公路的债务余额较大,而且规模在扩大,有一定的债务风险,未来收费公路政策或面临调整。


  收支缺口逐年扩大


  据交通部介绍,在我国现有公路网中,有超过98%的高速公路、61%的一级公路和42%的二级公路,都是依靠收费公路政策建成的。


  截至2015年底,全国收费公路里程为16.44万公里,占公路总里程457.73万公里的3.6%。其中,高速公路11.7万公里,一级公路2.34万公里,二级公路2.29万公里,独立桥梁隧道1168公里,分别占收费公路总里程的71.2%、14.2%、13.9%和0.7%


  在建设投资方面,截至2015年底,全国收费公路累计建设投资总额为69488.5亿元,同比增长13.1%。其中,资本金投入为21819.7亿元,举借债务本金47668.8亿元,分别占比31.4%和68.6%。


  举借债务投资带来的是收费公路债务规模的进一步扩大,《公报》显示,截至2015年底,全国收费公路债务余额为44493.7亿元。其中,高速公路41460.1亿元,占比93.2%。与2014年相比,全国收费公路债务余额净增6042.3亿元,增长15.7%。


  “坐地收钱”的日子似乎并不好过,债务余额不断增大的背后是每年收支缺口的不断扩大。


  2015年,全国收费公路车辆通行费总收入为4097.8亿元,同比增长4.6%。但同期支出总额为7285.1亿元,同比增长32.8%,由此全年收支缺口为3187.3亿元,同比增长102.9%。对比近年来的收支缺口数据,2011~2014年分别为323.3亿元、565.7亿元、660.5亿元和1571.1亿元,可以发现缺口呈逐年扩大趋势。


  对于2015年收支缺口继续扩大的原因,交通部给出了如下解释:一、新建成通车的收费公路特别是高速公路导致收费公路整体债务规模继续扩大,使年还本付息支出进一步增加;二、偿还债务本金的需求逐年增加,同时一些项目的短期贷款、债券、借款集中到期,需要一次性偿还所有本金;三、通行费收入增长缓慢,低于债务余额的增长,2015年高速公路里程同比增长了9.6%,债务余额则同比增长了17.8%,但高速公路通行费收入只增长了4.9%;四、个别收费公路项目提前偿还了部分债务本金,导致偿还本金支出的增加。


  偿还债务本金劲增66%


  交通部公路局副局长孙永红表示,当前我国高速公路还处在加快成网的集中建设阶段,国家财政投入无法满足需求。通过借新债建设新的收费公路,债务规模就会在一定时期内扩大,还本付息部分的支出也会出现快速增长。


  具体到2015年,当年全国收费公路支出的7285.1亿元中,偿还债务本金支出3497.9亿元,偿还债务利息支出2251.9亿元,养护支出503.5亿元,公路及附属设施改扩建工程支出188.2亿元,运营管理支出527.5亿元,税费支出296.5亿元,其他支出19.5亿元,分别占收费公路支出总额的48.0%、30.9%、6.9%、2.6%、7.2%、4.1%和0.3%。


  与2014年相比,偿还债务本金支出净增1391.3亿元,增加66%;偿还利息支出净增150.9亿元,增加7.2%;养护管理支出净增34.3亿元,增加7.3%;运营管理支出净减6.6亿元,减少1.2%;税费支出净增47.0亿元,增加18.9%;其他支出净减7.2亿元,减少27.0%。


  值得注意的是,与2014年相比,虽然偿还债务本金支出出现了快速增长,但债务余额仍在进一步增加,达到44493.7亿元。对此,交通部表示,收费公路里程特别是高速公路里程有所增加。2015年,收费公路总里程净增加1858公里;累计建设投资总额和举借债务本金规模进一步扩大。


  “受里程增加和投资总额扩大影响,收费公路债务余额持续上升。”交通部表示,2015年,收费公路债务余额净增加6042.3亿元。其中,高速公路净增加6251.3亿元,一级公路净减少107.6亿元,二级公路净减少180.4亿元,独立桥梁隧道净增加79亿元。新增的债务余额主要是新通车收费公路建设投资中新举借的银行贷款和其他债务本金,以及为养护工程、改扩建工程、运营管理等支出举借的新债。


  孙永红表示,虽然目前收费公路的债务还在增长,但总体上仍在有效偿还。从长远来看,收费公路债务规模的增长并不是无限的。《国家公路网规划(2013年-2030年)》有明确的规划目标,待大规模建设高峰过去,路网趋于稳定,每年增加的债务也会随之降低,通行费收入则会随着交通量的增长而增加,收费公路的偿债能力将不断增强,届时债务规模会逐步下降,收支趋于平衡,直至偿还全部债务。


  对此,东南大学交通法治与发展研究中心执行副主任顾大松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债务风险区分企业经营性公路和政府还贷公路。企业是法人,依法自行承担风险责任;政府还贷公路有可能有债务风险问题。


  倒逼收费机制改革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8月,交通部在官网上公布了4篇对人大建议的答复。交通部表示,目前正在配合国务院法制办对《收费公路管理条例》进行修订,拟对收费公路范围、期限、标准及减免等事项重新作出统一规定。


  9月20日,据中国网报道,《收费公路管理条例》已提交国务院,也征求了地方法制办意见。交通部将按照国务院要求,积极配合有关部门加快推进《收费公路管理条例》修订工作。此次修订基于我国当前发展阶段和财政保障能力,按照“用路者付费、差别化负担”理念,构建“收税”与“收费”并行的两个公路体系,兼顾公平与效率。其中,非收费普通公路的建设和养护由公共税收和一般预算负担,占公路网总里程的97%左右;以高速公路为主的收费公路建设和养护,通过收取的车辆通行费负担。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2015年,全国收费公路车辆通行费总收入为4097.8亿元。其中,高速公路3724.8亿元,占全国收费公路车辆通行费总收入的90.9%。从近年收费公路的收入来看,高速公路收费收入占绝对主导地位。


  而在今年8月,交通部在相关文件中也指出,探索高速公路分时段差异化收费政策和标准货运车型计重收费的ETC应用,提升高速公路通行效率。


  对此,顾大松表示,收费公路的收入主要靠收过路费,在巨大的债务压力之下,未来要形成更灵活的收费机制,调控供需,提升收费公路经营管理单位服务能力和营利能力。